您当前位置: 蒋垛中学- 教育科研- 课题研究
孙绍振:2019年高考作文两大亮点及演讲稿的写作
2019-06-13 07:32:14




孙绍振:2019年高考作文两大亮点及演讲稿的写作

孙绍振

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。现为福建师大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中心研究员,文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、博士生导师。曾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、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2019年的高考作文命题有两个重要特点:一是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讨论立德树人;二是全国Ⅰ卷对考生提出了明确的文体要求——写作演讲稿,这是历史性的巨大突破。

1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讨论立德树人。

今年高考全国I、II卷和各地试卷的作文命题有三方面特色

第一,题目沿袭了开放性和导向性统一的共识。

第二,倾向于议论,并不完全排斥抒情。

第三,提供了相互矛盾的素材,对于善于在矛盾对立中展开论述的考生而言,这样的素材有助于激发他们深层次、全方位地思考。若一味依据论点选择与其一致的事例或名人名言来写作,作文的立论往往是片面的。高考要体现选拔性,首先就应在这方面拉开区分度。

 

作文的立论本质是立人,而不仅仅是展现写作技巧。对于这一点,在理论上是没有争议的,许多专家不约而同地把立德树人作为命题的主旨。立德树人的思想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,其最基础的观点就是把一切事物(命题)作为矛盾的统一体,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一定条件下不断进行运动转化。这要求我们对具体矛盾作具体分析——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,是我们的世界观,也是我们的方法论,更是面对自然、社会、人生等一切方面的哲学基础。

命题时,如果不将立德树人放在辩证唯物主义的哲学基础上,就可能不彻底、不稳固。主流意识形态、核心价值观方面当然是作文命题与立意主要着眼点,不过我们也不应忽视:辩证唯物主义是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哲学基础。推动青少年确立这样的世界观,掌握这样的方法论,是中学教育的关键。高考作文命题,正是对这一思想的具体贯彻,其内在涵义,是为青少年在世界观形成时期提供方法论,把立人的根本放在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。在这个方面,全国卷和一些省份的命题做得较好,但有些省份的命题仍然处于自发、朦胧状态,在此不详述。

 

 

2在高考这一重要的选拔性考试中,要求考生写一篇演讲稿,这是历史性的巨大突破。

2019年全国Ⅰ卷作文题目的最大亮点,不仅在于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讨论立德树人,更为精彩的是,题目在文体上要求考生“写一篇演讲稿”。此外,全国Ⅱ卷题目给了考生5个写作任务选项,其中第一个就是演讲稿。这个亮点太“亮”了,甚至可以说是历史性的巨大突破

传统的科举考试乃至现代高考百年历史中的作文命题,都是做文章,从来没有一次命题的文体要求是写演讲稿。在潜意识中,大多数人都以为写文章和演讲没有多大差异,但实际上,二者有重大区别。

演讲和作文在表达规律上最主要的差异在于语境上的现场感。演讲语言的口语化要求相当高。例如,鲁迅在关于读书的演讲《读书杂谈》中,把读书分为两类:一类是职业性的,一类是满足兴趣的。关于职业性读书,鲁迅讲到自己“因为做教员,有时即非看不喜欢看的书不可,要不这样,怕不久便会于饭碗有妨”。他把自己读书的目的降低为“为了‘饭碗’”,这也是为了缩短听众与自己的心理距离:原来大作家并不是高不可攀的圣人,和普通人是一样的。“饭碗”是个口语词,用得很到位。其实鲁迅可以选择的词语很多:为了“生计”、为了“生存”等,不是更文雅些吗?但那样说,不利于缩短演讲者与听众的心理距离。把读书人比喻为木匠、裁缝,已经不“高尚”了,但鲁迅接下来还说:“我想,嗜好的读书,该如爱打牌的一样,天天打,夜夜打,连续的去打,有时被公安局捉去了,放出来之后还是打。”把爱读书的人与爱打牌的人相提并论,也大大缩短了与听众的心理距离。

使用口语词汇是写演讲稿的常用方法。例如,文章里写“他们失败了”,用在演讲中就可能“不够味”,代之以“他们完蛋了”,就增强了现场的感染力。又如,文章里写宰杀牲口,会写“把它杀了”,演讲时说“把它宰了”,就更容易挑动听众的情绪。

在语文课程标准的相关要求中,阅读、作文和口语交际是三位一体的。作为表达手段的演讲和作文,虽然是两种不同的形式,但实际上常被人们混为一谈。高考一直未把口语交际作为考核内容,因此演讲作为独立的文体并未受到重视,甚至被散文教学淹没、同化了。在美国,中学就开设演讲课程,大学有演讲学、演讲系,培养演讲博士、演讲教授;而在我国,这方面的研究还是一片空白,学界对演讲理论与实践方面的探索可以说是落后的。

 

演讲是一门严肃的学问,是语文素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其在现场互动,在调动听众情绪、语言率性幽默等多个方面都有相当丰富的特殊规律。中学语文教育在演讲教学方面的长期缺失,以及学界研究的局限,导致国人在这方面的素养并不发达。把演讲稿当作散文来写的现象十分常见。在许多演讲比赛中,参赛选手只是复述早已写好的演讲稿;在不少致辞讲话的场合,一些官员、企业家乃至学者都只是低头念稿,没有与现场听众的目光交流,关闭了“心灵的窗户”。哪怕是一篇很好的稿子,如果把它当作演讲稿,拿来照本宣科,听众也只能报之以昏昏欲睡。

从这一角度讲,今年全国Ⅰ卷、Ⅱ卷出现这样的作文题,是对中学语文教学的巨大警示,也为教育者提出了严峻的挑战。这虽是迟到的提醒,但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。

 

演讲稿的写作

孙绍振

 

许多人写不好演讲词,原因很多,其中之一是不明白一个道理:演讲和作文不同,文章的读者是单独一人,演讲则面对众人。一人自由,可断断续续,且不受他人影响;多人共聚一室,情绪易受周围的影响。他人的笑声或嘘声、会场的活跃或沉闷都会鼓舞或打击演讲者的情绪。更重要的是,演讲者与听众面对面,不像文章作者与读者互不相见,读者的情绪、反应不影响作者的情绪,而在会场上,演讲者不单纯是发出信息,同时又在现场接受听众的信息反馈,现场的反应立即影响演讲者的信心、情绪、才智的发挥,甚至决定其成败。

 

演讲与作文的不同,归根到底在于作文是单方面的输出信息,演讲是演讲者在现场与听众的双向交流;除此之外, 听众与听众也处在双向交流之中,不过他们交流的不是语言,而是情绪和反应。 

 

严格地说,演讲是三方信息的相互交流。

 

在演讲现场中,如果演讲者与听众,听众与听众三方面能够互相沟通,情绪能够自由、自然、自发地交流,就会形成一种浓郁的心领神会的情绪氛围,有了这种氛围,哪怕是无声的体态语言,都能引发满场的欢笑和掌声。如果这三方面不能顺畅沟通,则任何美妙的语言都难以得到起码的感应。听众无动于衷,对于演讲者的情绪无疑是一种消极的刺激,甚至会造成演讲者与听众之间的对立,不管多好的演讲词都难以形成交流的氛围。 

 

正因为要达到三方面心领神会的交流,演讲者就要尽一切可能抓住会场上每一个听众的心,不让任何一个人走神。即使有一个人做小动作,发出细微的声音,都可能影响自己或者其他人情绪,进而影响会场情绪的贯通。

 

为了创造最佳效果,就不能以传达一般的思想和情绪为满足。演讲词的第一要义就是必须是你自己特有的、富于个性的思想和情绪,最忌讳老生常谈,尤其是那些人所共知的大话、套话、空话。必须记住,你在台上讲话,只代表你自己,不代表校长、不代表官员、也不代表《人民日报》,因而现成的、流行的话越少越好,要努力把生活中最为精彩、最能代表自己个性和心灵特点的话讲出来。

 

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,因为那些现成的话语有某种优势,不动脑筋就可以说出来。但是这样的话又有一个缺点:不管什么人讲出来都是一样的,没有一点新鲜感。没有新鲜感就没有吸引力;把没有吸引力的话,在大庭广众之下滔滔不绝地大讲一通,除了叫人昏昏欲睡以外,没有什么用处。据我做演讲比赛评委的经验,整场演讲比赛下来,真正有自己的话语的选手,往往不足百分之十。

 

事实上,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不可重复的存在,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与众不同的思绪,只要把其中百分之一的东西拿出来,就能出彩。遗憾的是,多数人都做不到这一点。这是因为,人们常常有两种不由自主的冲动:第一,就是从最为省力的地方做起;第二,总是不由自主地跟别人讲一样的话。而演讲却要求有个性,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。试想,一次演讲比赛下来,近二十个选手,大部分参赛者讲的东西是一样的,只有个别选手别出心裁……如果你做评委,你会把高分评给什么样的人呢?

 

从这个意义上说,演讲稿的写作,最重要的就是充分表现你的个性;用最大的努力把你特有的观点提炼出来,最忌就是把流行的观念、话语拿出来重新炒一次冷饭。

 

韩愈说:唯陈言之务去。说的虽是写文章,但对于演讲稿,尤其需要去陈言

 

但是,演讲与一般写文章相比,还有一个特别的要求。那就是要有现场感。所谓现场感就是,要有一种强烈的意识,每一句话都是讲给那些带着不同的思想情绪、怀着不同的关切的听众听的。他们都很可爱,但有一点不够可爱,就是随时随地可能走神、开小差。你的语言必须唤起他们的注意,使他们的精神集中;把他们从来会场路上还困扰他们的事务中争取过来。一般的官样文章、大话、套话,不能排除现场的干扰,激起他们的兴奋。所以演讲稿的语言一定要明快。明快到有一种面对面的感觉。像闻一多的《最后一次演讲》那样:今天是中华民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,虽然所用的词汇很平常,却很有力量。

 

要做到有现场感,用语的力度须和一般文章不同。比如,在一般文章中,你反对一种观念,只要说,这是不对的,就成了,但是在演讲中,就要带一点情绪。你可以说:这是错误的。如果还不够分量,那么你可以说:这是荒谬的。如果你论述民众的收入不提高,就不可能有人资助希望工程。这样说,对于写一般文章,可能就足够了,但是对于演讲就显得有点不够味道 ,这时,你最好说:如果大家都很穷,那么希望工程就可能变成失望工程。这样说可能好一点了;但对于调动现场听众的情绪可能还是不够到位。这时,你就可以在情绪上再加一点码:希望工程可能变成失望工程,失望工程,可能变成绝望工程。这样的效果就可能好得多。如果你在论述环保问题,说到地球上的臭氧层上的空洞已经和美国的国土面积差不多了。这也许比只是简单地引述一下抽象的统计数字要好一点。但是,你要考虑一下,你的听众都是中国人,与其说,和美国国土面积一样大,不如说比中国面积还要大一点更好。如果你说,每年因水污染而死的人有多少,还不如说,就在我讲话的时候,就在三分钟之内,已经死去了多少人。

 

演讲成功的关键在于:不管说什么,都要用以引起现场的交流效果。这就要求演讲者善于运用现场的一些来现象引起共同感受,福建师大中文系的卢佳音在以假如没有改革开放为题的演讲中,本来准备的开头是:

 

今天我做了一个小小的统计,刚才上台的18位演讲选手当中,穿着14种款式的衣服,10 种颜色,9种发型,除了性别,一如既往的只有两种之外,我们的色彩变得丰富了,选择变得多元了。这就是改革带给我们的真真切切的变化。可是假如没有改革呢,这些丰富的色彩就将退出今天的画面,而大家呢,则不分男女统一着装,先背毛主席语录,再喊政治口号,想想吧,这样的日子多么枯燥。

 

但是,临场,她觉得这样引起共鸣的力度还不够,就把稿子改动了:

 

谢谢大家的掌声!我分析了一下,掌声这么热烈有三个原因:一我是师大的学生,鼓掌的都是我的啦啦队;二是,大家都听累了,累坏了,精疲力竭,终于是最后一名选手上台了,可以松一口气了;三是,我今天穿的还算漂亮。我之所以这样穿着打扮站在这里,实际上是改革的功劳。

 

她一说听众就笑了,笑是心理最短的距离,接着下来就是热烈的掌声。

 

现场共鸣有时并不一定要有充分的道理,有时则相反,来一点非理性的语言更能产生一点自我调侃的幽默感。有一个演讲比赛的参赛者,抽签抽到了第一个上台,这是很不利的,她却抛开早已准备好的讲稿即兴发挥:

 

很不幸,今天,我抽到了第一个上台,碰巧上次参加系里的比赛,抽签的结果是我第三个上台。看来上帝有意要让我做先行者、牺牲者。如果我能把教训留给后来的同学们,让他们发挥得更好的话,我的牺牲就无怨无悔了,下面的同学发挥得越是超过我,我就越感到欣慰。

 

她这么一说,台下马上报之以热烈的掌声。即兴发挥能造成一种现场沟通的效果,其力量比脱离现场美丽的文字大得多。

 

为了充分调动听众的注意力,话语不能空泛,发出的信息要有一点想象的刺激力。同时,语言必须十分精炼、集中。你的野心不要太大,不要指望你的一番话,会改变人家多少年来形成的观念,但是可以推动他思考。

 

 

 

因而,演讲稿就要写得集中。与其讲许多问题,一个都没有留下印象,不如讲很少的问题,让人家久久不能忘怀。

 

在普通文章中可以讲十个问题,在演讲词中最多只能讲两三个问题,而这两三个问题还得很紧密地在逻辑上串联起来,以层层推演的方式,一环扣一环地展开。这时最忌的是平面罗列:甲、乙、丙、丁,1234abcd;尤其忌讳先亮论点,后举例子这种结构。这只能使听众停止思考,甚至昏昏欲睡。分散的论点和被动的(亦即无分析的,不能发展论点的)例子,无异于催眠曲。许多大学教授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,其讲课效果往往不理想,其原因概不外于此。伤其十指,不如断其一指,在短短几十分钟内,想把好几个问题都讲得很清楚,野心太大。当然教师讲课要求有系统性,时间又十分充足,可以不得已而为之,而在一般演讲中则须谨慎处之。

 

在演讲比赛中,论点尤其要集中,因为时间的限制很大。

 

有一次演讲赛,参赛者讲的是一个很出名的干警。他有许多感人事迹,但是演讲稿的题目是敬礼,主要讲一个场面:在他值岗时,一个小痞子,骑着摩托车,违规了。干警向他敬了一个礼,说明情况,开了罚单。小痞子却不分青红皂白,一拳头打到他脸上,把警帽都打落到地上了。这位民警,不慌不忙把警帽拾起来,又敬了一个礼。平静地说明开罚单的理由。这下子把小痞子镇住了。他说:我服了,从此我再也不好意思在你面前违规了。然后来了两三句对于敬礼的抒情语言。

 

听众立即鼓掌了。

 

1996年,在福建某大学举行的一次关于税务问题的演讲竞赛中,许多参赛者都犯了论点分散的毛病,力求全面的结果恰恰是很不全面。相反两个参赛者集中在一个论点上,却取得了冠军和亚军。冠军的演讲集中在她当了税务工作者以后遇到的一个难题——如何处理好自己与有偷税行为的婆婆的关系;亚军集中谈目前我国每年偷漏税总额高达一千亿。

 

一千亿,如果就这么一句话带过去,这个数字也可能会给听众留下某种印象,但是对于演讲来说这样的印象是不够的。演讲要求的现场效果要比这个强烈得多。亚军获得者死死揪住抽象的一千亿不放,反复把它具体化,说这一千亿等于全国县级以下一年财政总收入的总和,等于上海市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,等于两个三峡工程的投资(以上均为当时的统计数字)。他反反复复地说了几分钟,听众不但明白了他的思想而且感受到了他的情绪,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。

 

他之所以得不到第一名,可能是发挥得还不够淋漓尽致。毕竟他所讲的离会场远了一点。最好能把事情拉到与会场上的人的情绪更切近一些。我在美国听过克林顿的竞选演说。那是在俄勒冈大学的校园中,克林顿一开头不谈别的,就谈他上了台以后,将如何降低学生的经济负担,提出一个给学生贷款的办法:等学生毕业以后,再从社会服务中分期偿还。美国学生那时正因学费连年猛涨而苦恼,听了这些话,马上欢呼甚至尖叫起来。

 

我想如果这位大学生懂得一点克林顿式的演讲术,他就应该再发挥下去,比如这样说:一千亿,意味着我国还可以办一千多所中等规模的新大学(按当时的投资规模),这等于将现有的大学再增加一倍。我国目前高中生考大学的录取率大致是二比一。如果把这些偷税漏税的款项,都拿来办大学,全国的中学生就可能每一个人都有上大学的机会。而我们的家长既不用从幼儿园就开始走后门,也不用因为一分之差,拿上几万块钱让孩子去读高价学校。

 

 

从这里,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更加切实的结论:集中一点,死揪住不放,还不够,要争取发挥到淋漓尽致,关键是缩短心理距离,贴近听众的感觉和情绪。这样才可能有某种煽动性。这种煽动性最容易达到三方情绪的高度交流,而这正是演讲词写作的根本追求。

 

为了达到最佳效果,光是论点集中还不够,还要辅之以感情色彩强烈的语言。一般的演讲者最易受到迷惑的是些抒情的、华丽的语言。然而实践证明,这种语言只能有限度地使用。虽然这种书面语言有严密的好处,但也有其局限:一是书面语言由于日常使用率低,大脑皮层的反应不如口语快,很难在现场产生瞬时沟通的效应;二是它不如口语响亮干脆,稍不留神,就会造成听众与演讲者之间交流的阻隔。最好在大量使用书面语言后,在论点的要害处,有一些鼓动色彩的口语。在一次公安部门的演讲会上,一个战士讲他在执行公务时,被歹徒打瞎了一只眼睛,歹徒弹冠相庆,说这下子他成独眼龙了,但他伤愈之后又重返第一线工作了。讲到这里,他拍了一下桌子,大声说:独眼龙又回来了!

 

会场里立即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

这就是口语的力量。口语有它的直接共鸣性,其效果和书面语言是大不相同的,这一点却往往被许多演讲者忽略。有一次,我替一个模范干警修改演讲稿。他是一个颇有英雄气概的汉子,说自己对歹徒有一股情不自禁拼命精神。我想到,他那种拼命精神最初不被人们理解,有些人叫他郭疯子,于是替他加上了几句:干我们这一行,就得有一股拼命精神,有人叫我郭疯子,我想,和害人精斗争,没有股疯劲哪行。案情一发,就横下一条心,老子今天就跟你疯上了!对我的修改,这位英雄十分赞成,他说:你这么改,我才觉得来劲,要不然,总是讲不出心里那种辣乎乎的情绪来。

 

我对他说:其实这种话你平时经常讲,只是你一想到上台演讲,就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,指挥着你不往平时口语这边想,而是往书本上那些美丽的词句那边想,总以为书本上的话要比口头上讲得漂亮,这么一来,不但把本来很生动的话丢掉了,而且把你本来很生动的个性歪曲了。一旦你歪曲了自己,听众和你之间的情绪就产生了一堵透明的玻璃墙,你和听众、听众和听众之间交流的渠道就不可能畅通了。

 

响亮的口语即使在开始只鼓舞了几个敏感者,但只要他们一鼓掌,就意味着心灵的交流渠道在最敏感的人士那里已经沟通了,相对不够敏感的听众就自然地被他们唤醒,跟着鼓起掌来,使局部的沟通变成全部的沟通。

 

一个演说家要珍惜与这种最敏感者的带动与次敏感者响应的契机。这时,最好停顿一下,让次敏感听众觉悟过来,加入鼓掌者的阵营。这也说明,演讲者要善于驾驭二者,使之乐于达到你和他们之间高度的默契。

 

——《语文学习》

 

发布:刘海